新笔趣阁首页 > 女生小说 > 本宫重生回来了 > 第三百五十二章 厌恶

本宫重生回来了 第三百五十二章 厌恶

  在没有再次见到卫望泞之前,赵衡将齐意宁所有的品格和性格都放在她的身上,他以为会看到另外一个齐意宁。

  卫望泞让他失望了。

  她只是一个粗俗势利,贪慕虚荣的女子。

  当日在赏花宴上,真的只是一个巧合。

  还不如卫歆玉让他感到相似。

  “下去吧。”赵衡沉着脸挥手,多一眼都不想看她。

  “皇上,那……那张耀升怎么办?臣女也没打中他的子孙根啊。”卫望泞委屈地说。

  赵衡眼角一抽,“宋大人查清楚之后,朕自然会秉公处置。”

  卫望泞高兴地行了一礼,“臣女多谢皇上不杀之恩。”

  说完,她便高高兴兴地出宫了。

  在慈宁宫中等着卫望泞被处置的安平侯夫妇满脸气愤。

  “太后,绝对不能放过那卫望泞,简直岂有此理,明知道升哥儿是您的侄子,居然还敢下这么重的手,分明是没有将您放在眼里。”安平侯夫人气呼呼地叫道,想到她的宝贝儿子以后不知道能不能给她生个大胖孙子,她心里对卫望泞的恨意蹭蹭地往上冒。

  安平侯点头,“没错,还有那个什么玉妃,肯定不是一路货色,就该让皇上一并将她也治罪了。”

  太后被他们两个说得耳朵嗡嗡响。

  “好了!”太后加重了语气,“皇上已经把卫望泞叫进宫,无论如何,都必须跟我们张家一个交代。”

  “去前面打听打听,皇上是怎么处置卫望泞的。”太后叫来宫女,让她去乾龙殿打听消息。

  宫门外,张弘毅在外面等得心惊胆跳,怕等一下看不到全须全尾的妹妹出来。

  “哥哥。”卫望泞笑眯眯地望着焦灼在原地度步的卫弘毅,“我们回家吧。”

  “你……你没事了?”卫弘毅诧异地看着卫望泞,这么快就出来了,而且看起来一点苦头都没吃。

  卫望泞笑着说,“难道哥哥不想看到我好端端地回家吗?”

  “当然不是!”卫弘毅急忙叫道,他激动地拉着卫望泞的手上下打量,“皇上果然英明,知道你是无辜的,我们这就回家。”

  皇上不是英明,是被她恶心到了。

  卫望泞回头看了一眼宫门,没有人比她更了解赵衡,她很清楚他最厌恶什么样的女子。但他也不是没有好处,在张耀升这件事上,她知道赵衡肯定不会徇私的。

  赵衡一直在容忍张家,如果不是看在太后的份上,可能早就收拾张家了。

  ……

  ……

  太后听说赵衡没有处置卫望泞,只是问了几句话就放人了,气得脸色发黑,站起来就想去御书房找赵衡问清楚。

  “母后要找朕吗?”赵衡的长腿迈进大殿,目光在安平侯的身上一扫而过。

  赵衡的出现,无形的威压顿时罩住整个大殿。

  安平侯夫妇忙站起来行礼,脸上的愤愤不平都收了起来,不敢在赵衡面前展露。

  “朕已经审问过卫望泞当日发生的事,宋大人也查得很清楚,当日是张耀升出言不逊在先,要动手抓人也是他。”赵衡在太后的身边撩袍坐下,神色淡漠冷凝,他看向安平侯,“舅父平日该好好管教儿子,在外面欺男霸女久了,总会踢到铁板的。”

  安平侯夫人嚎叫一声跪下,“皇上,就算是升哥儿多说几句话,那也没得把人打成这样的,这叫升哥儿以后怎么办!”

  “那照安平侯夫人的意思,要怎么处罚卫望泞?”赵衡淡淡地问。

  “让她给升哥儿当丫环,伺候升哥儿一辈子!”安平侯夫人怨恨地说道。

  安平侯在一旁点头,“没错,没错!”

  “朕让御医去给张耀升诊过脉,他并没有伤到那个位置,全是因为他平日酒色不断才导致身体亏空,只要调养身体远离酒色,将来还是会好的,这个卫望泞没有什么关系。”赵衡冷声说。

  他虽然是不喜卫望泞,但也没有打算毁了她的一生。

  张耀升不能人道的事,确实和她没有关系。

  “皇上,难道就这么放过卫望泞?”太后咬牙切齿地问,这个儿子到底还有没有将她放在眼里。

  “安平侯,你先下去吧。”赵衡抬手一挥,“此事不用再提,朕会让御医调养张耀升的身体,你们也要严加管教,不要总是在外面惹是生非,这次宋梓宏查出多少他以前干过的事,你们应该心中有数。”

  作为张耀升的父母,他们怎么不清楚自己的儿子是什么德性,听到皇上这么说,两人悻悻然地对视一眼,“是,皇上。”

  待他们两人退下之后,赵衡才对太后说,“母后,卫望泞此人爱慕虚荣,明日除去她秀女的身份吧。”

  “此话当真?”太后的眼睛一亮,“你终于看出她的本性了!”

  赵衡说,“她虽然秉性不纯,但罪不至死,升哥儿的事确实与她无关。”

  太后却不甘心只是除掉卫望泞的秀女身份,“她和镇国侯还有婚约,不如哀家就给他们赐婚吧,算是……看在皇后的份上,给齐墨远一个体面。”

  “母后!”赵衡皱眉,“她配不上镇国侯。”

  就是因为配不上才好赐婚,不然她怎么会便宜齐墨远。

  如今好不容易将齐家打压下去,怎么能够让齐墨远娶一个贵女帮扶,将这么一个名声已经扫地的女子嫁给齐墨远,这才是羞辱。

  “她好歹也是侯府嫡女,何况齐墨远自己提亲的,有什么配不上。”太后笑着说,“这件事哀家已经决定了。”

  “给齐墨远当妾室。”赵衡说。

  太后的脸黑了下来,“如今哀家连这点小事都不能做主了吗?当初为了救你,哀家差点连命都没有了……”

  “听母后的吧。”赵衡低声说,不想再听太后说了一遍又一遍的过去。

  他小时候差点中毒,是太后冒着生命危险替他找来御医,不然他早就死了。

  太后从来没有想过,如果不是她先去害别人,别人又怎么会对他下手?

  “那明日哀家就下懿旨。”太后笑了起来,很想看一看齐老夫人接到圣旨时精彩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