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北琛又将她搂在怀里,安慰她,“初画,你别担心,除了你,我谁都看不上,毕竟我第一次是给你的,我有这个情结!”

  战北琛邪魅笑着,他喜欢拿她取乐。

  “战北琛,你一个大男人竟然说这种话?”

  两个人相视一下,随后哈哈笑起来。

  沈初画锤他的肩膀,两个人笑得像个傻子一般,哈哈哈!

  -

  翌日,

  战北琛早早出门。

  家里来了一通电话,竟然是厉颜芷打来的。

  厉颜芷十分着急,原来,是她女儿病了。

  请求她过去一趟,给孩子看病。

  沈初画答应下来。

  急忙赶去厉颜芷告诉她的家的地址。

  厉颜芷跟她的丈夫和女儿在湖西路有一栋二节楼。

  房子不大,也不是很小,不是别墅,就是普通的居民区。

  这是他们三口人不被人知的家,在临远,厉颜芷有个别墅,不过她不怎么去住。

  那个别墅是掩人耳目用的。

  沈初画开车赶过去。

  找到那房子的门,敲了敲。

  里面有人小跑着出来给沈初画开门。

  “初画,你可来了,快进来!”厉颜芷精致的脸上,满是惊慌,眼睛通红像是刚刚哭过一般。

  “别急,快带我去看看孩子!”沈初画急忙走进门。

  厉颜芷带着沈初画急匆匆走进正厅。

  穿过正厅,沈初画跟着她走进一处卧室。

  卧室里,只见一个穿着长褂的斯文儒雅的男人正在床边抱着一个小女孩儿。

  那个男人应该就是徐钧青。

  “钧青,初画来了!”厉颜芷走过去,抱起孩子,给自己的丈夫介绍沈初画。

  那斯文英俊的男人立刻起身朝沈初画点点头,“沈小姐!”

  “不必客气,颜芷,快把孩子放下,我看看她怎么了?”

  小女孩儿四五岁左右,长得胖胖的,很可爱,此刻脸颊泛红。

  嘴里呜呜的小声哭泣,看上去像是很难受。

  厉颜芷放下孩子,着急道,“初画,你快救救我们的孩子吧,他们爷俩从南洋过来,一路上坐船,孩子到了临远就一直生病,高烧不退,去医院了几次,每次都是吃了药退烧一天,就接着又烧起来,这都一个星期了!

  今天……我们又去了医院,不成想,碰见了我姑姑,初画,我现在整个人都是崩溃的!”

  沈初画帮忙将孩子放在床上躺好,她有些诧异,“你看到了厉岑景?”

  厉颜芷脸上满是的害怕,“是,怎么办,初画,她看到了我跟钧青在一起,还抱着孩子,

  她很恶毒,我害怕她告诉我爸爸,然后我爸爸就派人追杀过来,

  我们一家三口好不容易团聚,我真的不想从此天各一方!”

  “你别急,颜芷,我先给孩子看病,之后我再帮你想办法,如何拦住你姑姑,好不好?别哭了,你一哭,孩子就更难过了!”

  孩子一直看着自己的娘,随后软糯糯的童音道,“娘,别哭,安安不难受,一点都不难受!”

  “好孩子,娘不哭了!”厉颜芷蹲在孩子身边。

  徐钧青扶着自己女人的肩膀。

  沈初画能从他的眼睛里看出来,他很爱颜芷和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