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满天的阴险笑容,华宸虽然没有见到,但绝对想到了,而且,心里已经在想办法反击了。

  但,他想的反击方式还没有具体策划好就胎死腹中~~~

  没办法,花满天直接一‘脚’把他踹到明珠去了。

  临上车前,华宸还十分无语,虽然很渴望脱离红袖可怕的八卦范围,但他还没有来得及打击报复花满天就被扔了!

  甚至,连花满天的面儿都没有见到,还是孔过来宣布的,所以,他们三个只能上车去机场,然后乘坐飞机去明珠。

  “大王,我没钱。”宇文成都已经不知道第几次申明此事了。

  之前由他负责诱骗红十等人,得知了银行卡储存地点,本来是有分成的,但因为他自己作死,也是因为华宸太小气,一分钱都没有落着。

  华宸同情的点点头:“我有钱。”

  “加一。”好像睡着的周敬之举起手说道。

  这让宇文成都怒发冲冠,你加个屁一啊,有你什么事,有钱了不起?

  随后又一想,有钱确实了不起~~~

  前往机场的路上,宇文成都多次渴求,终于得到华宸的认可,答应每个月给他一百二十五元的生活费~~~

  没错,就是一百二十五,这还是宇文成都哭爹喊娘好不容易才求来的!

  为此,华宸可谓十分得意,但,他的得意并没有持续多久。

  在坐上飞机的那一刻,准确的说,是飞机关闭舱门的时候,华宸脸色大变:“我要下飞机,我不坐了!”

  美丽的空乘小姐带着十分甜蜜的笑容,来到华宸身边:“先生,飞机已经起飞,请您系好安全带,目前已经无法停机,很抱歉先生。”

  华宸苦着脸,周敬之不理解,宇文成都的心思全在空姐身上,根本无暇他顾。

  “我钱丢了~~~”看着空姐职业化的笑容,华宸本不想理会,可看着丢人的宇文成都,他觉得有必要气气他。

  这下,宇文成都可不是被气到,而是被吓到了,钱丢了!

  他每个月一百二十五元啊,这可是他把脸扔到宇宙之外才换来的,怎么丢了?

  “先生,请问您什么时候丢的,多少钱,丢失的还有其他物品吗?”空姐先是一愣,随即有些鄙视,在飞机上丢钱?

  先不说根本没有人和他接触,就算有,华宸身上不到千元的衣服,有什么值得偷得?

  其他乘客哪一个不是看着就是那种腰缠万贯的类型,呃~~~除了周敬之他们。

  这些人会偷他的钱?

  作为空姐,她不能带着自己的情绪,只好耐心说道。

  华宸看到她一闪即逝的鄙视,却懒得理会她,而是对周敬之两人说道:“老魂淡刚才偷了咱们所有的银行卡,包括刚才讹诈孔的三张红纸~~~”

  “什么?”周敬之大怒,仔细回想了一下:“你说刚才上飞机之前,撞你的那个,漂亮的不像话,看一眼就想入非非的美女?”

  说话间,周敬之摸了摸自己的口袋~~也空了!

  “人心不古啊,这老魂淡居然化妆成女人,把咱们的钱都拿走了,无耻、败类、王八蛋!”华宸有种常年玩鹰,却让鹰啄了眼的意思。

  宇文成都弱弱说道:“魂老先生不是这样的人吧~~~”

  话都没有说完,就被两个人狠狠鄙视,而鄙视他的两个人,又被空姐鄙视~~~

  华宸懒得理会空姐,语重心长道:“你知道什么,一个带着机器人讹骗我们的家伙,能是什么好东西,扮成女人偷我的钱算什么,你呀,还是太小~~~”

  空姐差点笑出声,看周敬之不爽的目光歉意一笑,然后转身离开,确定这几个货没事找事,也懒得理他们了~~~

  “那咱们以后怎么办?”宇文成都脸也苦了下来,好不容易混到了伙食费,居然还被偷了。

  他可是知道,华宸的钱都被魂天拿走了,现在好不容易搞到的,也被那老不死的混蛋偷走了!

  华家明摆着不会给华宸零花钱,红家刚给过,华宸现在也不好意思要,再说了,如果告诉他们华宸是被自己人偷了钱,那他们还不笑死华宸?

  作为极好面子的他,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华宸看着周敬之:“敬之,委屈你了!”

  周敬之脸色瞬变,接着恼怒:“九哥,以前咱们说好的,绝对不让我再从事第三职业!”

  第三职业,这是华宸曾经让周敬之躺在地上装死人,然后华宸跪哭卖身而得名的~~~

  华宸:“你装的比较像,而且,你没有我会哭,你也不会卖惨,你更不会讹人!”

  周敬之:“你的眼泪不能哭!我也不要装死人,我嫌丢人!”

  “大哥,糊口啊,难道你想饿死你哥?”

  “我不管,反正我不干,大不了~~~我去抢银行!”周敬之一脸凶狠,压低声音喝道。

  华宸脸色瞬间苍白:“你忘了上次你抢了当铺,咱们被追了几个城市了吗?”

  “~~~那你说怎么办?”周敬之也想了起了,可他除了杀人,其他的绝对不干。

  然后,两个人同时看向宇文成都。

  怎么把他忘了,这小子可是蜂麻燕雀世家的嫡传,还是土匪头子的外甥!

  如果宇文成都知道的话,一定会骂街,你们真的是刚想起来吗?

  你们怕不是就打算这个的吧!

  “我不~~~”面对两个人要吞掉他的眼神,宇文成都有些结巴。

  机场卫生间,进了女厕换好衣服的魂天,迅速从女厕跑了出来,后面还跟着俩一边追,一边骂的中年妇女,每个人手里都拿着家伙,这要是被追上,可不仅是抓、挠、揪头发这么简单!

  “呼~~~太危险了,还好不是老板追过来,要不然,老道这身子骨真的受不起,绝对要被一群妇女围攻啊!”魂天躲在角落,擦了把汗水,心惊肉跳的。

  当看到手里二十几张银行卡之后,脸色瞬间红润,兴奋的如果让华宸看见,都能一掌拍死他!

  “老板,对不起啊,老道也是无奈,谁知道买附属材料那么贵,算错账了,你可不能怪我,我也是没钱吃饭才这么做的,你有的是本事搞钱,别嫉恨我!”

  这话也就是没有被华宸听到,你吃个饭需要几千万啊?

  就算是,你看着那几张红纸笑的这么开心,这是为什么?

  哎~~~真是人心不古!

  明珠机场。

  华宸三个人站在机场大门,一脸的茫然,脑海里都充斥着三个字‘怎么办’~~~

  周敬之挂着漫不经心的微笑,一点也看不出来没钱的样子,华宸亦是,只不过他的眼睛时不时看着路过,带着很多行李,还很有钱的旅客,琢磨着是不是碰个瓷儿!

  但,想想以往有人敢碰他,都被自己打个半死,华宸果断放弃。

  “九哥~~~我饿了,老花没有请咱们吃饭~~~”周敬之首先开口打破沉默。

  宇文成都:“大王,我也饿了,老花也没有请我吃饭~~~”

  “我也饿~~~”华宸有气无力,就你们饿啊,我特么也饿着呢!

  “我要杀了老魂淡,他居然连三张红纸都不给咱们留,真不是东西!”周敬之大怒,但脸上的笑容根本看不出异样。

  宇文成都:“你还有力气吗,那你背着我。”

  “滚,我都要趴地上了。”周敬之看着一个美女对他笑,也回了一个笑容,然后美女跑了~~~

  这让他更加郁闷,对宇文成都说话暴躁起来。

  “看你了。”华宸看着宇文成都。

  “大王,我真的不能干,我发了誓的!”宇文成都坚决不干,几个小时的飞行,他都没有被说服。

  “没事的,相信我,那什么破誓言一点用都没有,不要封建迷信,我都不知道发了多少个了,你见我出了什么事吗?”华宸唆使道。

  这话里的意思,你没少说话不算啊,你这是以此为荣吗?

  宇文成都:“万一呢,那我就没有老婆了,我想找一个爱我的。”

  “好说,这世界上很多喜欢猛男的,你一定行,女人不喜欢你,你就找男人。”周敬之越说笑的越灿烂,好像看到宇文成都和男人抱在一起的画面,好像有点~~~恶心~~~

  “周敬之,如果我能搞到钱,我一定不给你!”宇文成都发火了。

  在枫叶茶馆见到大王的时候,就被人家误认为是那什么了,现在他们两个没事就说这个,气的宇文成都差点暴起杀人!

  “我不要,你去吧,只要让九哥吃上饭就行。”周敬之煽情的说道。

  华宸转过身不理他,别再被人误会了,老子可是有女朋友的!

  “我不去!”宇文成都可不傻,不会这么轻易就被骗的。

  “是不敢吧!”

  “你不要激我,怎么我都不去。”

  周敬之:“哎,那咱们怎么办,就这么饿着?九哥,我还受着伤呢!”

  华宸懒得理他,没看周围已经有人指指点点了吗?

  “大王,要不~~~咱们先去学校吧,反正他们不要学费,大不了多喝点水,实在不行敲诈花满天!”宇文成都终于想了一个办法。

  “你去?”华宸回过身来。

  “我~~~好吧~~~如果真的不管饭,我去!”宇文成都豁出去了,大不了誓言真的实现,但现在都快饿死了,要是死了什么都没有了。

  所以,敲诈就敲诈吧,反正是花满天,骗的也是心安理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