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栖梧—王妃的自我修养 第一百二十九章 线索

  “箭枕?”茯苓从来没有接触过兵器,一时有些茫然。

  肖之祯见她不明,便站起身,摆出了一个引弓的姿势,道:“箭在弦上时,右利手之人会以左手食指作为箭簇支点,久而久之,便会被磨出老茧,一些行伍中的弓箭手,因不熟练操作,也会不慎在此处受伤结痂,形成箭枕。”

  茯苓摸着自己的手指,脑海划过的第一想法是,青竹的婢女,会弓箭?或者说,在学弓箭?

  她微微蹙起了眉,问道:“青竹身边的婢女,可是她从云城带来的?”

  肖之祯思索了一下,点头道:“嗯。”

  “你可知她会不会武?”茯苓眼睛一亮,问道。

  若是青竹的婢女会武,那么……马匹受惊,小婢女一家被杀,似是有迹可循了。

  南风说过,厨房婢女一家四口皆被短小精悍的利器所杀,且室内并没有什么特别凌乱的打斗痕迹,这便说明,当时一家四口对于此人的到来是毫无戒备的。

  那么,是她的婢女?

  肖之祯略一沉吟,道:“这个,不知。”

  这么说来,肖之祯并不知晓其会武之事。可是光凭一个箭枕,并不能说明什么。越来越多的头绪浮上水面,她需将这些整理起来,给其致命一击。

  “你是怀疑青竹?”肖之祯望着她忽明忽暗,摇摆不定的面色,淡声道。

  青竹在他错疑茯苓一事上,的确是有些左右了他的判断。

  若不是她,他也不会将同心结和那块帕子联系成定情信物,也不会知晓陆慈溪总来府中的消息。

  想必是婉娘的事,她一个女子定是没那么大的能耐把一个大活人送出府,所以,只有可能是陆慈溪帮了她。

  她连自己姬妾的孩子都要费尽心思的要保住,又怎么会…...去背叛他。

  茯苓闻言,微微一愣,然后摇了摇头,笑道:“不是。”

  她知晓肖之祯与青竹年少时便相伴在一起,想来是有些感情,自己即便是怀疑她,也不能贸贸然的说出去。

  肖之祯挑了挑眉。

  “今日我在院子里散步,险些滑倒,是青竹的婢女扶住了我,力气还挺大。”茯苓颇为尴尬的摸了摸耳朵。

  “撒谎。”肖之祯的薄唇轻轻吐出两个字,而后站起身对门外道:“南风,进来。”

  “是。”南风闻言,转身闪了进来,手里还提着两袋用油纸包裹好的东西。

  肖之祯接过袋子,轻轻扯开了纸面,而后递到了茯苓跟前,道:“给你,顺路买的。”

  茯苓看着包裹着冰糖的晶莹山楂,甜腻腻的香气直往她鼻子里钻,她颇为惊讶的看着肖之祯,张了张嘴正欲说话,只听南风在一旁开口道:“娘娘,这是主子下朝后,特意赶去西市买的。前几日天还不够冷,这卖山楂糖葫芦的一直没出来,主子连着去了好几天,今日可算遇见了。”

  连着去了好几天,今日可算遇见了……

  连着去了好几天……

  她登时愣住了。

  “南风,你今日话怎么这么多!”肖之祯冷冰冰的扫了南风一眼。

  “主子您分明就不是顺路去的。”南风低头嘟哝着。

  饶是肖之祯天生皮肤白皙,此刻他的面颊和耳根也带着浅浅的粉红色,他这是,害羞了?

  茯苓心中一暖,抿嘴一笑,用口型对他轻声道:“撒谎。”

  肖之祯清咳了几声,很快恢复了他那张云淡风轻的疏朗面容,对茯苓道:“衙门最近事多,你若是有什么要查的,拿着这枚令牌去查。”

  说罢,他从腰间取出了一枚挂着红穗的金质云纹令牌。

  这枚令牌,在承恩门看焰火那日她是见过的。见此令牌如见睿王本人,那么,这意味着只要手持这枚私印,便可调动暗卫和他的……死士。

  他竟把这般重要的东西交给自己了?茯苓微微一滞,一时不知道该接着还是该不接着。

  肖之祯将令牌搁在桌上,淡声道:“我衙门还有事,晚膳就不陪你用了。”

  茯苓望着他离去的背影,终是咬了咬牙,将那句,我等你回来,咽了回去。

  眼下距晚膳还早,茯苓像往常一样先去找浮光闲话了一阵儿,让她安心养伤。

  浮光的腿在那日大火中伤的极重,太医说将来她可能要瘸着走了,每每思至此,茯苓便心酸不已。

  那个活蹦乱跳的浮光,她身边最好的浮光……

  全都怪她!是她把浮光拖进了泥潭,还白白搭上了一条腿!她再也不能陪自己踢毽子了……

  思至此,茯苓的眸中闪过一丝狠厉,她抬了抬眼,对外面道:“来人啊,备车。”

  太医院。

  茯苓取出肖之祯的令牌,给门口的侍卫看了一下,两边的侍卫立刻退开,向茯苓做了个请的手势。

  “下官见过娘娘。”沈棠得了通传,走出药房,假模假样的向茯苓行了个礼。

  “父亲不必多礼,”茯苓微微一笑,低声道:“请父亲,借一步说话。”

  沈棠微微眯了眯眸子,与茯苓一同走进了内室。

  父女二人坐定,沈棠上下打量了一下她,声音低哑暗沉,道:“你过去两月,怎么回事?我曾去府上,却被拒之门外。”

  “女儿今日来,正是为了此事。”茯苓秀眉微蹙,垂眸低声道:“自睿王殿下赈灾归来,他便一直疑虑我害了那姬妾的孩子,并因此……禁了女儿的足。”

  “皇后派去的探子,说你被禁足在了偏院?”沈棠捋了捋自己短短的胡须,精瘦的脸上满是疑虑,“你是如何出来的?”

  “女儿自己,放了把火。”茯苓对沈棠微微一笑道:“只为了能重获殿下恩宠。”

  沈棠闻言,凹陷的两腮浮起了丝丝笑意,“这般冒险的法子,不愧是我沈家的女儿。”

  茯苓心中冷哼一声,这若是沈繁沈复,他指定要着急的跳起来了。

  “你今日来此又是为何?”沈棠看着茯苓,问道。

  “父亲有所不知,女儿在偏院时,险些被人毒杀,”茯苓眼里闪着诡魅的光,继续道:“眼下正是除掉害我之人的好时候。”

  “你要如何除?”

  “将害死殿下孩儿的事,一并安在她头上,一石二鸟。”茯苓幽幽道:“唯有如此,才能让殿下彻底相信,我从未害过他的孩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