郡主恃美行凶娱乐圈 114 速战速决 签约

  今日的事情已经传播出去了,盖是盖不住的。

  若现在发声明是后援会自作主张,外界是不会相信的,身处娱乐圈中心,无数双眼睛盯着,正愁找不到把柄,这样做,就是真的给对家递刀了。

  如今最好的解决办法,只能顺着走下去,利益最大化,影响最小化。

  李行看了眼手表,跟萧云和约的时间快到了,他最后看了眼广场,坐上出租车往约定的酒店赶去。

  萧云和今日过来,买了零食玩具,还有几套小女孩的衣服。

  珊珊爱不释手的摸着那些衣服,又生怕弄脏了,小心翼翼的眼神看的人心疼。

  “农村的孩子,穿不了这么好的衣服,拿去退了吧。”叶琳说道。

  萧云和看着珊珊,笑道:“她很喜欢,不是吗?”

  叶琳见女儿那么开心的样子,只觉得酸涩。

  这时门铃声响起,叶琳看了眼坐着不动的萧云和,起身:“我去开门。”

  叶琳打开门,门外站着许芸、和一个打扮的很精致的男人。

  油亮的大背头,粉衬衫,墨镜、大金链子,皮肤很白,从上到下无一不透露着精致。

  “叶小姐等的人到了。”许芸话落就离开了。

  叶琳赶紧让开:“您请进。”

  李行打量了一眼面前的老女人,心道应该是叶泠口中的姑姑了,长的还不错,就是面相苦了。

  李行打了个招呼,越过她走了进去。

  叶琳偷偷松了口气,这人好强的气场,一看就是有身份地位的社会成功人士。

  “李哥。”萧云和坐着没动,只是给对面的茶杯里倒上刚泡好的茶水。

  李行看着少女倒茶的姿势,优雅高贵,赏心悦目,暗叹果然没看错人。

  一个辈分比自己小地位比自己低的小姑娘并没有起身迎接,似乎有些摆谱了,换个人李行势必觉得这人小小年纪在他面前拿架子,但是面前这个少女,他却觉得理所应当。

  大概是她身上自然而然流露出的高贵威严的气场,让人不敢小觑。

  李行瞧了眼坐在萧云和身边低头玩玩具的小姑娘,在对面坐了下来。

  “李哥舟车劳顿,先喝口茶润润嗓子。”

  声音温柔沉静,长途的疲惫似乎在这样空灵宁静的声音中洗涤殆尽。

  李行端起茶盅喝了一口,“不错,没想到你还会泡茶。”

  他没事儿也是个爱附庸风雅的人,家里有全套的茶具,会亲访友的时候泡一杯,虽然充个门面,不擅此道,但品味还是有的。

  “我会的多了,李哥以后会慢慢领略。”

  李行笑了起来:“你可真不会谦虚,不过我喜欢。”

  喝了茶,李行从包里拿出合同,“速战速决,留给我的时间不多。”

  萧云和看向叶琳:“姑姑。”

  叶琳走过来,“要我作什么?”

  萧云和翻到合同的最后一页,指着乙方签约位:“你只需要在这个地方签下你的名字。”

  叶琳握着笔,扫到一行字,目光骤然一缩,抬头惊讶的看了眼萧云和。

  萧云和微笑道:“我要签约经纪公司,但年龄限制,需要监护人签约,姑姑,若你怕担责任,那就算了吧。”

  “我签。”叶琳握着笔,毫不犹豫的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OK。”李行接过合同,扫了一眼,朝萧云和伸出右手:“合作愉快。”

  萧云和轻轻回握了一下,“合作愉快。”

  叶琳知道两人接下来有要事要谈,便朝珊珊招手:“我带珊珊出去买点东西,你们聊。”

  珊珊乖乖的跟着叶琳走了。

  李行说道:“你现在年龄还小,不急着出道,在此之前,我会先对你进行一番培训,这行可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你要有心理准备。”

  萧云和只是笑了笑,“来吧。”

  云淡风轻的语气,却有着成竹在胸的气魄。

  李行想了想说道:“你在学校好好学习,一定要保持成绩的稳定,培训我会放在周末,公司在京都,你需要每周来返于京都玉河,可能会有些辛苦,待以后稳定下来,我可以将你转去京都的学校,但高考还是要回户籍所在地。”

  “一切都听李哥的安排。”

  李行对她此刻的乖巧还颇有些不适应,又与她细细交代了一番,就要离开。

  他时间本就紧张,今天特地挤出时间跑这一趟,公司还留着好多事情等着他处理。

  “快中午了,我已经订了包间,李哥吃过饭再走吧。”

  李行心道她看着不食人间烟火,实际上人情世故还是挺懂的嘛,这样才对,保持自己的格调没错,但在这行,最重要的是会做人。

  萧云和订的包间是玉河市最为高档的天香居,四人由服务员引领着走进包厢,李行出入惯了高档会所,这样档次的在他眼里不过尔尔,不过心中对萧云和的好感又多了几分。

  叶琳拉着珊珊的手,有些手足无措,她哪里来过这样高档的地方,手脚都不知道往哪儿放,反倒是珊珊,许是年少无知,眼中只有懵懂好奇,倒是无一丝窘迫难堪。

  一顿饭,宾主尽欢,叶琳也渐渐放松下来,只是萧云和与李行一直在说话,叶琳便低头默默的吃饭,一句话都不曾说。

  本来也没有她说话的地方。

  “珊珊,这些菜还对胃口吗?”萧云和问道。

  珊珊啃着麻团,没有嘴说话,便使劲点头,尽显天真可爱。

  李行忍不住问道:“你表妹吗?”

  萧云和点了点头。

  李行笑道:“小姑娘很可爱。”

  珊珊歪着脑袋,“谢谢叔叔,你也很帅。”

  李行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脸,忍不住笑了起来。

  他长得偏阴柔,脾气又暴躁,身边人都怕他,几乎没有人说过他帅,还是第一次有人夸他帅呢。

  “小嘴真甜。”李行招了招手,“过来。”

  珊珊看了眼叶琳,叶琳抿着唇点点头。

  珊珊乖巧的走了过去。

  李行从包里拿出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第一次见面,叔叔也没什么好送你的,这个小玩意儿拿去玩吧。”

  珊珊双手背在后边,并没有接。

  叶琳赶忙说道:“这使不得使不得。”

  “朋友从国外带的小礼物,我一个大老爷们儿用不着,正愁没地儿打法呢,拿着吧。”

  萧云和笑道:“还不谢谢叔叔。”

  珊珊接了过来,大大方方的鞠了个躬:“谢谢叔叔。”

  李行摸了摸小姑娘的脑袋:“真乖。”

  萧云和以后就是他的人了,小姑娘既然是萧云和的表妹,自然也是他的人,打好关系总归不会错的,况且这小姑娘天真可爱,他看着也喜欢的很。

  珊珊回到座位上,偷偷打开盒子,只见里边是一个精美的兔子挂饰,色彩鲜艳,做工精巧,兔身上还镶了碎钻,布林布林的闪着光芒。

  珊珊开心的摸了又摸,一眼就喜欢上了。

  叶琳也不是不识货的,这东西一看就很贵,看了眼那个男人,想说声谢谢,但见他跟萧云和正在聊天,便将话又咽回了肚里。

  吃过饭,萧云和结账,返回包间时,正迎面撞上一个从隔壁包间出来的人。

  那人对于她的出现很是惊讶:“叶泠?”

  萧云和淡淡的点了点头:“学长。”

  话落面无表情的越过他,走进了包厢。

  徐彦晖回头看了一眼,身后响起女孩疑惑的声音:“怎么了?”

  一个一身名牌年轻漂亮的女孩子走了出来,困惑的看着他。

  徐彦晖摇了摇头,转身:“没事。”

  他走的很快,女孩小跑着追上,语气似哀怨又似撒娇:“你等等我嘛。”

  徐彦晖抿着唇,头也不回。

  徐彦晖从卫生间出来,便看到叶泠跟一男一女还有一个小女孩走了过来,叶泠并没有看到他,从他面前走过,下了二楼,离开了天香居。

  “那个女孩子很漂亮,你认识吗?”耳边响起女孩动人的声音,女孩目光追随着天香居门口的那道倩影,直到彻底消失,才将目光落在身侧的少年脸上。

  女孩修剪精致的柳眉轻轻扬起,似是认真的等待他的回答。

  徐彦晖沉默的抬步离开,三两步就将女孩甩在了身后。

  女孩朝着他的背影喊道,“你再这样,我就告诉你的母亲,你欺负我。”

  “随便。”少年冷漠的声音随之传来。

  女孩气恼的跺了跺脚。

  ——

  萧云和将李行送上出租车,然后打车将叶琳母女俩送回酒店。

  叶琳心中藏了很多话要跟萧云和说,见她在对面坐下,姿态优雅的泡茶,在她对面坐下,萧云和将茶盅放在她面前,里边淡褐色的茶汤冒着氤氲的茶香。

  “姑姑有什么话想对我说?”

  叶琳拿着茶盅,迟疑了一下问道:“你是要当明星了吗?”

  “嗯。”萧云和淡淡的点了点头。

  叶琳心头倒抽了一口凉气,明星啊,那是只会出现在电视上的人,光鲜亮丽,名利双收,跟她这种穷苦的农村人是两个极端。

  她没想到,这个侄女也即将要成为那样的人了。

  心中说不出什么滋味。

  她看了眼面前的少女,她那么年轻、那么漂亮,又那么聪明,若是进了娱乐圈,必定能出人头地,可她并不傻,那个圈子的勾心斗角,纸醉金迷,是她一个小姑娘能承受得了的吗?

  “你……考虑好了吗?”

  “合同已签,断没有反悔的余地。”

  叶琳看她云淡风轻的模样,也知自己是杞人忧天了,便道:“祝福你前途一片光明,姑姑也帮不了你什么,但若有用得着我的地方,我一定尽力而为。”

  萧云和放下茶盅,“好好休息吧,我先回去了。”

  走了两步,萧云和侧眸,淡淡道:“如果过的不幸福,何必勉强自己?”

  叶琳身体一震,不知想到什么,眼泪潸然而下。

  关门声响起。

  珊珊走过来,小手轻轻擦着她脸上的眼泪:“妈,别哭。”

  叶琳忽然抱着珊珊,嚎啕大哭起来。

  不是她要勉强自己,她一个二婚的女人,哪里还有勇气和退路。

  再苦再难,也要咬着牙走下去,这就是她的命。

  ——

  叶暖没想到自己运气竟然这么好,几百号粉丝,她竟然抽中了。

  身边都是各种羡慕嫉妒的眼神,赵绾绾语气酸的不得了:“我怎么没这么好的运气?真是便宜她了。”

  听着别人的酸言酸语,叶暖心底反而生出几分得意。

  连张晓月看着她的眼神都透着嫉妒,回去的车里一直在酸她。

  张晓月甚至后悔带她来了,说不定抽中的就是她了。

  “你能参加云歧的生日会了,还有二十三分之一的机会能跟云歧共进晚餐,你怎么这么好的运气?嫉妒死我了。”张晓月越想越不平衡。

  叶暖笑道:“还要多谢晓月姐,没有你带我来,我也不会有这样的机会啊。”

  这句话更是扎心,张晓月哼了一声,头扭向窗外。

  “你要真抽中了跟云歧共进晚餐的机会,一定要多拍点照片,帮我要签名照。”

  “我恐怕没那个运气了。”

  张晓月勾了勾唇:“我觉得也是。”

  叶暖抿了抿唇,眼底划过一抹笑意。

  怎么不可能呢?

  ——

  今天是周一。

  萧云和是在去学校的路上接到叶琳打来的电话的,她跟珊珊已经登上了回乡下的公交车。

  周一的升旗仪式结束后,接下来就是借着这个机会对期中考试成绩优异的同学进行表彰。

  萧云和第一个被念到名字,当叶泠两个字透过话筒传到校园的每个角落,学生间响起一阵阵骚动,齐刷刷的朝萧云和的方向望了过来。

  萧云和淡定的走出人群,在无数双目光的注视下走上高台。

  前十名同学都有表彰,被念到名字的一个个走了上去。

  萧云和站在高台上,左右两侧是姜曦和齐睦,萧云和从校领导手中接过奖状和奖品,颁奖的是副校长周器,一个瘦高个的中年男人,笑着对她说道:“叶泠同学进步神速,希望再接再厉。”

  萧云和微笑点头。

  一班人群中,叶泠看着高台上万众瞩目的少女,眼中的嫉恨几乎要溢出。

  指甲狠狠的掐着掌心的嫩肉,刺痛她已感受不到。

  以往站在那个位置的人应该是她,可她如今却只能眼睁睁看着她最恨的人取代她往日的荣耀,而她只能站在台下看着,还要承受周围嘲讽打量的目光,这种感觉太过屈辱。

  萧云和作为优秀学生代表将会进行发言,姜曦不善言辞,这个露脸的任务一般许翠英都是安排给她的,现在也落到了叶泠的头上。

  叶暖听着少女清亮沉定的声音透过话筒传向四面八方,她只觉得那语气里除了意气风发,便尽是得意和炫耀。

  所有的人都被她吸引去了目光,看她站在高台上的风姿,没有慷慨激昂的语气,却是出口成章,娓娓道来,吞吐间可见胸中丘壑,实不是三言两语所能概括。

  台下领导忍不住点了点头。

  没有草稿,信手拈来,这样优秀的表现才符合她出类拔萃的成绩。

  她的表现越来越让人信服她的成绩,渐渐的大家都接受了她的改变,似乎她考得全级第一的成绩,并没有多么的难以接受。

  “叶泠说的太好了,但她真的是即兴的吗?是不是提前写了稿子背下来的啊?”

  “肯定是提前写好背下来的,不然这长篇大论的,真是即兴我头扭下来给你当球踢。”

  “不过真的写的不错哎,她还蛮有才的。”

  耳边响起女生压低的议论声,一溜儿全是夸的,叶暖暗暗咬牙,脸色犹如阴云密布。

  “你们胡说什么呢,叶泠抄叶暖的文章谁不知道,这篇文章恐怕也是从哪儿抄来的吧,你们别被她给骗了。”杨萍儿没好气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