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首页 > 女生小说 > 明宫杨柳依依 > 第十七章:朱见深烂醉如泥

明宫杨柳依依 第十七章:朱见深烂醉如泥

  “才不是呢,父皇还把媛儿推倒在地。”仁和公主十分委屈地向李依依哭诉。

  青儿觉得公主有些夸大其词,就弱弱地说了句:“也没有啦,万岁他只是轻轻地推了一下。。。”然后看见公主瞪着她,她就闭嘴了。

  这时,仁和公主的肚子不争气地响了起来。她又委屈地说道:“父皇都不让我们吃东西。”朱见深下令全国一个月不能吃荤,皇子皇女们也只能吃素,而且分量又少,媛儿正在长身体,根本就吃不饱。

  “正好姐姐也没有吃饭,我们就一起吃吧。”李依依把媛儿拉到桌边坐下,然后给她盛了一碗粥递给她,给她加了些菜,当然也是素菜。

  看到又是素菜,媛儿皱了皱眉头,但是真的饿了,她也就硬着头皮吃了下去。过了一会儿,婉儿便拿着些糕点过来。这些糕点还是前几日留下的,因为天气寒冷,她自己又喜欢吃,所以打算每天吃一点的。

  “公主,这是白糖糕,不知道您喜不喜欢。”婉儿递了一块给公主。

  媛儿从婉儿手里接过一咬,软糯香甜,入口即化,她开心地说道:“嗯!很好吃!”说完,又自己伸手去盘子里拿过来吃。其实味道跟以前的一样,但是因为这两天吃的东西淡而无味,而这白糖糕甜甜的,她觉得异常好吃。

  “公主慢点吃,奴婢再去热一些。”看见仁和公主喜欢,婉儿便又去多热一下。

  李依依一边喝粥,一边看着狼吞虎咽的媛儿,看她的样子,真的是饿了,想来她应该从来没有吃不饱的体验。

  青儿站在一边伸长脖子看着李依依和媛儿,好羡慕她们有东西吃。走进来的婉儿看见了,把糕点放下之后,就把青儿带走了,然后私底下拿了东西给她吃。

  “谢谢婉儿姐姐!”青儿拿起馒头就就这茶水狼吞虎咽起来,一边吃还一边问婉儿道:“姐姐,你这里怎么有这么多东西?”

  婉儿对青儿说道:“仁寿宫毕竟是太后娘娘的宫殿,太后娘娘又吩咐内庖随时备着吃食,我还是可以自由出入内庖的。只是我也不好总是去,免得别人说我在国丧期间大吃大喝,所以,只能委屈你吃馒头了。”

  “不委屈,不委屈,这已经很好了!”青儿一边吃一边摆手。她作为宫女,现在只能喝清粥,能有馒头吃已经很满足了。婉儿笑着摸摸青儿的头,然后看着她吃。

  “不行了婉儿姐姐,我要赶紧带公主殿下回去,不然万岁知道了的话,说不定又要受惩罚来了。”吃完了两个馒头,青儿喝了几口茶,便急急忙忙地到朱祐樘的寝宫去找仁和公主。

  李依依也觉得还是回去守灵比较好,现在最好不要触怒朱见深。媛儿撅着嘴,不情不愿地和青儿回永宁宫去了。

  也不知道她们到底是怎么回事,两次都没有遇到,仁和公主走了没多久,周太后和长公主又回到了朱祐樘的寝殿,而丽太妃和淑太妃也一起过来了。

  丽太妃拉着李依依跟自己坐下,然后周太后又开始唉声叹气:“这个还没有醒,那一个喝得烂醉如泥。”

  周太后和长公主一起去看朱见深的时候,还没有进房间,就从里面扔出来一只酒罐子,摔碎在周太后的跟前,吓了她一跳。走进去之后,就看见朱见深坐在地上,身边还有好几个酒罐子,房间里一股浓重的酒味,熏得她们都捂着鼻子。

  朱见深见到她们只是看了一眼,也不言不语,只是继续喝酒。周太后从他手里抢过酒罐子,他就又让人拿来:“来人,给朕酒!”

  “不许给他!”周太后喝道。

  宫人左右为难,只好伏地跪在地上。

  “母后,您为何要这样对我?”朱见深直接躺在地上,闭着眼睛,嘴里喃喃自语。

  蔡公公连忙跪在朱见深旁边劝他:“万岁,地上凉,请到床上去歇着吧。”

  朱见深根本就不理他,只是闭着眼睛。

  “把皇帝抬到床上去。”周太后无奈地摇摇头,然后命令宫人道。

  “是,太后娘娘!”几个太监便一起把醉酒的朱见深抬到了床上,脱了衣衫鞋子,盖上被子。

  “皇帝这样多久了?”周太后问蔡公公道。

  “回太后娘娘,万岁已经喝了一天的酒,也没有进食。仁和公主殿下来劝,万岁也没有进食。”蔡公公十分担忧,再这样下去,皇帝的身子也撑不住。

  “真是冤孽啊!”周太后既担忧又无奈,问长公主道:“沅儿,你说怎么办啊?”

  “母后也不用太担心,等他自己饿了,自然会吃东西的。”长公主虽然担心,但是不能在周太后面前表现,只能这么劝解。

  “但愿如此吧!你们好好看着皇帝,万一有何差池,本宫唯你们是问!”周太后离开之前留下了这句话,然后就来到了这里。

  长公主对周太后说道:“母后,不如我们找一个和万贞儿长得相像的女子送给皇弟?”

  “这倒也是个办法,只是一时之间,上哪去找这么一个人?”周太后觉得,反正只是长得像而已,说不定朱见深就移情别恋了。

  “这倒也不难!之前宫里不是有几名宫女因为长得像万贞儿被她赶出宫去了?只好我们把她们找回来就好了。”长公主经常出入宫廷,这些事情她都了如指掌。

  周太后点点头,便吩咐琴姑姑道:“嗯!你快点让人去把她们找来。”

  “是,太后娘娘!”琴姑姑便吩咐人去办了。

  “沅儿,万一,这个办法也不管用,可如何是好?”周太后还是不放心地对长公主道。

  “母后,只能走一步算一步。”长公主也实在是没有其他办法。

  “其实姐姐也不用担心,万岁分得清轻重,只是一时之间难以接受而已。”丽太妃安慰周太后道。

  “太妃娘娘说得对!”长公主看了看李依依,便对周太后说道:“母后,樘儿和芙儿的婚事就在下个月,宫里办喜事,皇弟也会开心点。”

  “说到这里,母后倒是有些担心,樘儿这身子。。。”周太后意识到李依依在这里,便没有继续说下去。

  不过好在李依依并没有听进去,她只是在想,不然去看看朱见深。

  “还有一个月,到时候樘儿早就好了。”长公主在周太后耳边小声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