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首页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老师在此 > 第四百八十一章 殊死对决(7)

三国之老师在此 第四百八十一章 殊死对决(7)

  三国之老师在此第四百八十一章殊死对决书接上回。

  “……”在张飞倒地之后,夏侯二兄弟围着吕布一阵疯狂的进攻。

  然而,因为吕布的武艺在他们二人之上,所以,他们二人虽然看起来占上风,但是,往往吕布随意的一回击,他们便一阵的手忙脚乱。

  明眼人一眼就看出来,夏侯二兄弟此时正处于下风!

  正在他们三人打斗之时,,吕布麾下的士卒终于赶到了战场。

  “杀!!!”他们喊着惊天动地的杀声,朝着夏侯二兄弟身后的军阵冲去。

  夏侯二兄弟见此,心中一阵大急,这跟他们当初想的不一样。

  当初,他们打算和张飞一起先将吕布解决,然后便可以从容的指挥大军,抵御吕布的大军。

  但是,他们没想到,因为张飞太过于冲动,被吕布抓住机会,打趴在地。

  此时,他们二人根本就抽不出身去指挥大军!

  如果他们的大军没人指挥,那恐怕很难抵抗吕布的大军。

  因为,吕布大军虽然没了吕布,但是吕布麾下还有几员不错的大将,他们一样能够承担指挥之责。

  “哈!!”在这危机的关头,夏侯敦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眼中神色一坚,牙齿一咬,大吼的一声,疯狂的朝着吕布发起了进攻。

  “……”在夏侯敦不要命的进攻之下,暂时遏制了吕布的反击。

  但是,夏侯敦的身上也被吕布斩出了几道伤口。

  不过,夏侯敦没管这些,他在疯狂的进攻之时,对着一旁的夏侯渊大声的说道:“二弟,此处由为兄先扛着,你去指挥大军抵御贼军!”

  说完之后,夏侯敦的进攻更加的疯狂了。

  此时,他不管自己身上的伤势,只顾盯着吕布的有害之处,疯狂的进攻着。

  夏侯渊在听到夏侯敦的话语之后,手上动作一滞,随后,他眼中流露出哀伤之色。

  他知道,夏侯敦这是在用性命给他争取时间。

  但是,与夏侯敦数十年的兄弟感情,让他一时有些犹豫不决。

  他知道,此时最明智的决定就是,听从夏侯敦的话语,去指挥大军抵挡贼军,但是,他心中实在是放不下兄弟之念!

  正在疯狂进攻的夏侯敦,见夏侯渊竟然愣在了那里,脸色一变,大声吼道:“你还愣在那里干什么?!还不赶紧去!!

  你难道要让为兄白白的牺牲吗?!啊!!!”

  夏侯敦说话的时候,一个分神,便被吕布在他胸前砍了一戟,让他发出了一声惨叫。

  但是,这些伤势却没有让夏侯敦退却,他瞪着通红的双眸,死死的盯着吕布,手中的兵刃也不在与以往一般挥舞的花团锦簇,反而平平凡凡的朝着吕布的要害刺去。

  此时,夏侯敦脸上满是疯狂之色,他的每一招都是奔着同归于尽而去。

  然则,也正是因为这种疯狂,成功的遏制了吕布的进攻。

  吕布因为觉得自己已经胜券在握,不想与夏侯敦同归于尽,所以他在出招的时候不免有些缩手缩脚。

  夏侯敦一般疯狂的进攻着,一边头也不回的对着夏侯渊大声吼道:“二弟,难道你忘了主公的命令了吗!快去指挥大军防守!!”

  “喏!!”夏侯渊在听到夏侯敦的话语之后,泪流满面的大声应了一句。

  随后,他便果断的调转马头,朝着自己的大营奔去。

  在狂奔的过程中,他眼中的眼泪却是怎么也止不住,疯狂的涌出来。

  夏侯渊知道,这可能是他与自家兄长最后的一次谈话。

  他看得出来,虽然夏侯敦利用自己的疯狂成功的遏制住了吕布的进攻。

  但是,他的武艺毕竟比吕布低,相信再过一会儿之后,吕布便能适应他的进攻。

  到时候,夏侯敦恐怕……

  想到这里之后,夏侯渊心如刀割,此时,他在心中暗暗的发狠道:“吕布!若此次某家能够脱得大难,一定将你千刀万剐,为兄长报此大仇!!”

  下定决心之后,夏侯渊也不再犹豫,抽出腰间的一柄匕首,在马屁股上使劲的一戳……

  “稀溜溜……”他的战马在惨叫了一声之后,如一道箭矢一般冲向军营。

  对于夏侯渊来说,时间就是生命,所以他根本就不管战马的死活,只想快一些到达军营。

  等夏侯渊来到大营之后,立刻大声的吼道:“快!排兵布阵!抵御敌军!!”

  喊完之后,他便从已经口吐白沫的战马下来,随便找了一匹战马骑上去,在营中指挥着众军缓缓的排兵布阵起来。

  就在夏侯渊整顿兵马之时,夏侯敦也在和吕布玩命。

  他此时已经渐渐的落入了下风,虽然他的博命之法确实让吕布一阵手忙脚乱。

  但是,吕布毕竟是吕布,在适应了他的进攻节奏之后,立刻就反转了局势。

  只见吕布轻描淡写的将手中的方天画戟朝着夏侯敦一挥。

  “呼……”这一戟看起来缓慢,实则却非常的极速,并且带起了一阵阵的风声,让人听之如堕鬼蜮。

  吕布在挥出这一招之后,本来以为夏侯敦会抵挡。

  但是,他没想到夏侯敦根本就不理会他的方天画戟,紧紧的握紧了手中的兵刃,极速的朝着吕布的胸部刺去。

  “哈!!!”

  这一刺十分的普通平常,但是加上夏侯敦必死的决心,这一刺却又变得非常可怕。

  吕布见此言中闪过一道无奈之色,他虽然能够压制住夏侯敦,但是夏侯敦这同归于尽的打法,到底还是让他受到了影响。

  要是平常的斗将,他有把握在五十招之内击杀夏侯敦。

  但是,在夏侯敦拼命的时候,他却颇有些束手无策之感。

  因为,夏侯敦此时已经完全不在乎自己的性命,这样的对手,不管谁遇上都会十分的头痛。

  不过,吕布虽然有些束手无策,但是他毕竟乃是武道大家,夏侯敦想要拦住他也没那么容易……

  “!!”一阵打铁之音传来,吕布收回方天画戟,轻描淡写的便挡住了夏侯敦的兵刃。

  随后……

  “喝!!”他又用方天画戟顺着夏侯敦的兵刃朝着夏侯敦的脖颈砍去。

  此时,夏侯敦前力方尽,后力为生,根本就无法挡住吕布这突如其来的一招。

  所以,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吕布的方天画戟朝着自己的脖颈划去。

  不过,在这生死之间,却也激起了夏侯敦的凶性。

  夏侯敦觉得,自己既然已经没有生还的可能,那还不如帮帮自己的兄弟。

  “去!!!”在下定决心之后,他便不管快要刺到他脖子上的方天画戟,将手中的兵刃使劲的朝着吕布一扔……

  “呜……”一阵让人头皮发麻的声音传来,他手中的兵刃如闪电一般朝着吕布的胸口飞去。

  夏侯敦觉得,就算不能和吕布同归于尽,也要让他重伤,因为只有重伤的吕布,才能让夏侯渊有一线生机。

  吕布见此,眼中闪过一丝无奈,他就没见过如同夏侯敦这般光棍的人。

  他知道,如果自己继续进攻,虽然能将夏侯敦斩杀,但是,他肯定也会受伤。

  如果是其他人,肯定会觉得,用轻伤换取对方大将的生命,非常的值。

  然而,在吕布看来,夏侯敦还不配让他受伤!

  “别做梦了!!”

  吕布在大喊了一声之后,收回了手中的方天画戟,向朝着自己飞舞而来的兵刃轻轻一磕。

  “!!!”夏侯敦的兵刃被吕布这轻轻的一挡,便飞向了他处,没有给吕布造成任何的伤害。

  “……”夏侯敦此时眼中满是绝望,他没想到自己决死的一击,竟然被吕布轻描淡写的给化解了,他知道自己恐怕很难在抵挡吕布了。

  不过,夏侯敦还是没有放弃,就算是被吕布斩杀,他也要想方设法的给吕布留下一点印记,哪怕这点印记微不足道……

  “呛啷啷……”

  “驾!!”只见夏侯敦一把拔出了腰间的佩剑,驾驭的战马朝着吕布冲去。

  吕布见此,眼中闪过一丝欣赏之色,夏侯敦虽然是他的敌人,但是他却非常欣赏夏侯敦这种坚韧不拔的性格。

  “你是叫夏侯敦对吧,等本侯将你斩杀之后,一定厚葬于你!驾!”

  说完之后,吕布一催战马,握着手中的方天画戟,朝着夏侯敦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