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舱门打开之后, 男人手下的两个人淌进海里, 把潜艇上的那个金属罐拆了下来,而后借助一个简易的小车将其搬运到了深海号上。

  绿眼睛男人似乎并不把在这里的“小伯特”等人当一回事, 直接跟着上了船。

  吴非没有犹豫,也跟着对方一起上船下到了深海号的地下货舱内。

  最先进去的男人手下手里拎着一个黑色的工具箱,只见他到了货舱之后,打开工具箱, 三下五除二就把深海号地下货舱内的通风管道钻出了一个口, 然后和其他两人合力,通过一个极为结实的弯形金属管子把那个液气罐样的黑色罐子和货舱通风管连了起来。

  那个金属罐子里面不知道有什么, 这样连上之后不过过了片刻,就听到通风管道里传来一阵阵有些不安的、水流滑动和物体摩擦的声音。

  那摩擦声有些难以形容,有些类似是用一块吸饱了水的海绵在擦拭生了锈的管道所发出的刺耳滑动声,伴随着水分子被压缩摩擦的声音。吴非觉得他真的是听得就要掉san值了。

  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上次来仓库时,已经因为奇怪的声音掉过一次理智的原因,这次系统反而没有扣除他的理智值, 反而是他身边的青山等人都一副不好受的表情, 不知道是不是被扣了理智。

  那个黑色罐子是全密闭的,但是上面一个三角形的区域却是用玻璃一样的透明材料而非金属打造的,可以隐约看见里面的情况。

  吴非听见声音后下意识地向那个金属罐看去, 从罐子本身看不出什么,但透过那块透明区域,却可以清晰看到有什么暗红色的触须般的东西再持续不断地“流”入黑色罐子里。

  那个黑色金属罐明明不过一两米高,直径甚至不到一米, 但里面那东西不知道是什么做的,就像被吸引着压缩自己一样,竟然一直源源不断地向罐子里涌去,而且似乎丝毫没有会溢出来的迹象。

  作为一个策划,吴非的联想能力是很好的。他只是下意识地不由自主地想象了一下在那个黑色罐子里,那些暗红色的触手密密匝匝的挨触挤压贴近的样子……

  他觉得他的密恐要犯了。

  更可怕的是他听到了自己的san值摇摇欲坠的声音。那个景象让他觉得自己真的有点要疯了的感觉。

  果然,系统再下一秒就提醒他:“您的理智值被扣除了3点。”

  吴非并不认为这是自己瞎脑补的锅。按照这一关的正常设定,他相信即使自己什么都不想,只是目睹了这个场景,就一定会被扣除san值的。

  这时候就听到青山突然大叫了一声,猛地冲向了船舱入口。瑟琳娜连忙跟上去拉住他,让青山晕倒在了自己怀里。

  绿眼睛男人不满地看了吴非一眼,吴非赶紧道:“我会处理得很干净的,就像这些年一直以来一样。你放心,不会有什么麻烦的。”

  他说得很含糊,但绿眼睛男人却没再多纠缠,倒是很容易地揭过了这件事,再次把注意力转移回了“转移”过程上。

  吴非猜测这些年来伯特父子做事的确很“靠谱”,所以男人才会这么容易地相信他所说的话。

  青山刚才应该是因为接触到的声音和画面一下子被扣除了太多的理智值,作为学者身份他的感知比除吴非外的三人都更高一些,感知到的东西可能也会更多,所以短暂地陷入了疯狂。而木北和青玉在设定上应该已经在上一关接触过一些类似东西,所以更不容易轻易地进入疯狂状态。

  那个东西不知道到底有多大,这样诡异的“转移”过程一直持续了约半个小时,那种令人牙酸的声音才彻底消失。

  男人的手下透过链接管道上的透明区确认那东西确实已经全部被转移到金属罐里了,才取下链接管和金属罐。

  吴非知道为了不掉理智这时候最好不要看,但又怕错过关键信息,所以一直沉默注视着男人手下的行动。只见他把链接管也从金属罐上拆下来,几根触须从金属罐的边缘伸出来,被男人用一个金属塞子拨了回去,然后用工具把塞子紧紧地拧了上去,彻底把那东西封近了金属罐里。

  吴非一面听着自己理智又被扣除了1点的提示,一面觉得这位手下大哥真的是个强人——不过好像很多克苏鲁题材的作品里都是这样,调查事件的调查员很容易地就会因为自己的发现陷入疯狂,反而是那些疯狂科研机构和那些邪/教组织里的成员,天天接触着这些东西和信息,反而好像都好端端地活着,一年也疯不了几个人。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些人在设定上已经接受了那些人外生物的存在,不再认为它们是超脱自己对世界理解的东西。

  接下来他们又原路返回,吴非眼睁睁地看着男子的两个手下把那个黑色的金属罐子借助工具重新安回了潜艇前面。仔细观察他们的动作还能发现,那个罐子明显是比来时重了很多,第三个手下也需要在他们旁边提供帮助。

  吴非心想着他们找小伯特究竟是为什么,应该不可能只是单纯地要把这怪物取走,否则自私自利胆小怯懦的老伯特也不会这么抗拒这件事,而且在日记里写下那么多的“极为恐怖”。

  那么他们究竟是为什么呢?

  在之前,伯特家更像是一个为他们“豢养”怪物的代理人。而在取走怪物之后,伯特家父子又还剩下什么剩余价值呢?

  如果没有价值了,那么他们是不是该在现在杀人灭口?

  从现实理性的角度来看,吴非觉得这个猜测是合理且有可能的,并且已经暗暗从自己的通讯器里摸出了光能枪和一个防护盾。防护盾是从系统商店里买的最低级的防护装置,高级一些的攻击挡不住,但这个世界的科技水平不高,给他挡一次子弹还是够用的。

  不过虽然有了准备,但吴非直觉上和从关卡叙事逻辑上来考虑,却觉得现在就杀人灭口说不通,否则绿眼睛男人不会三番两次强调让小伯特“不要跑”,并且严密监视着他,他们一定还留着小伯特有其他用途……

  吴非仔细地又把整个过程从老伯特拿到那笔钱,在被选中的深海号上召唤出这个怪物开始捋了一遍,然后恍然地发现了一个非常明显、但之前却被他们一直忽略了的细节——

  那些人给老伯特钱,让他去召唤怪物,但老伯特是被随机挑中的吗?应该不是。

  为了钱愿意去干这件事的人应该不只老伯特一个,但是他们为什么挑中老伯特?或者说,除了老伯特外,他们有没有让别人去干过这件事?那些人成功了吗?

  即使根据常理去推断,也能想到成功召唤出那个怪物不是随便一个人能干成的事,但是老伯特很顺利地就成功了。这说明老伯特本人应该具备某种特质,比如感知高、容易和盒子外的世界建立联系……而且这种特质还被小伯特所继承了,所以在老伯特死后,那些人又挑中了小伯特。

  那么他们现在要他,或者说要他所假扮的小伯特去做的,应该是一件和当年召唤那个怪物类似的、但比那件事更加危险且恐怖的事——也就是那件老伯特知道他们会让自己去做的,“极为恐怖”的事。

  把那个金属罐安装到潜艇上后,绿眼睛男人再次看向吴非,目光暗沉沉地对他道:“明天晚上天黑之后,依然是这个地方。”

  他没有多说什么,但吴非却明白,他们的势力比他想象得还要大,而且布置在这里的绝对不止他们所看到的这四个人,自己已经完全被对方所监视起来了。

  对方也无需等吴非回应,交代完后就回到了潜艇里,黑色的潜艇又无声无息地消失在了海面之下,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

  ***********

  得益于这个世界技术的不先进,虽然绿眼睛男人的势力所能使用的技术明显已经先进于同时代,但是只要把吴非房间里的监视、监听设备清理干净,拉上窗帘,他们就也只能掌握吴非的行踪,看住吴非不离开房间而已,并不能知道他房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而且因为吴非他们有系统商店帮助,既然他们认不出现在的小伯特是吴非所假扮的,那么理论上吴非他们也有很多种方法可以在对方的监视下溜走,甚至离开天堂岛。

  不过这么做没有任何用途。

  根据他的策划经验,在接到那个男人打来的第一个电话时开始,吴非就知道他们已经开启了一支隐藏更深的线,除非把这个男人和他们这次的目的彻底解决,否则系统是不会放他们通关的。

  暂时的逃避只能让情况更糟糕——比如现在他们可能只要弄清楚并组织绿眼睛男人他们这次的行动就算顺利成功了,他们一跑,男人的势力一抓,他们一躲,发现的信息再多一点,说不定就变成要彻底铲除对方的势力才算能成功——难度又会翻倍增加。

  吴非不准备干给自己挖坑的事,他知道自己的潜在利用价值后也不再遮遮掩掩,直接把所有人叫到自己的房间里,拉上窗帘,商量明天的对策。

  ……

  第二天晚上天黑后,吴非带着木北和青玉两人,准时地出现在昨晚的海边上。

  四艘潜艇从海面上无声无息地浮了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mm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一果、芒果奶油卷、阿烫、or、你猜我猜不猜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半渠 55瓶;悠然 瓶;可爱的猪 27瓶;芝麻汤圆 20瓶;息止、愚庸、私人wifi、夏が終わった、18942073、毛豆诶啊、麒麟露 10瓶;廿艸艸、夏日荷包蛋 9瓶;阿烫、萌物猫罐头、宇煊、墨荼入陌途、缘何故、大飞 5瓶;顾渊 3瓶;千千大千、sa、飘过ing15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