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他虽然心里想帮陈凡,但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当小吃店里就剩下自己人的时候,蔡昆冷哼了一声,怒目圆睁的看着陈凡说道。

  “你小子惹着我兄弟了,钱都不打算赔,还扬言要喊人,你在临海市是凭什么这么嚣张?”

  要是换做普通人,看到这场面,可能都已经吓得跪下求原谅了。

  但陈凡没有,依旧稳稳当当的端坐在餐桌旁,跟蔡昆对视了一眼说道:“对,我就是不打算赔钱了事,你们想要怎么对付我?”

  蔡昆还真没遇到过脾气这么拧的,一般他只要瞪上一眼,放两句狠话,事情都能解决。

  他叫了两车的兄弟来,这么大的场面,要是放在以往什么废话都不用多说了。

  运气不好的遇上几个胆子比较大的,两句话差不多自己也就服气了。

  他还是第一次遇到陈凡这样的,油盐不进的主,软硬不吃而且还敢直视他的眼睛,跟他进行对话。

  这弄得蔡昆都不知道该怎么往下接了。

  不过蔡昆怎么说以前也是临海市的一霸,怎么会让这个小子给难住,当即蔡昆就不爽了,指着陈凡厉声呵斥说道。

  “你他妈的在老子面前敢用这态度说话,我看你是想体验一下医院的WiFi流不流畅了。”

  说完蔡昆一个眼神,他身边的小弟抓起手边的塑料凳子就要朝陈凡的脑门砸过来。

  陈凡的微微偏开,塑料凳子砸在他身后的墙上四分五裂。

  顿时周围的其他小弟也开始摩拳擦掌的准备要上了,什么钢管棒球棍都指向陈凡。

  眼看着一场纷争即将爆发。

  顾力怕蔡昆下手太狠,闹出人命来这才对蔡昆说道:“昆哥,差不多教训一下就行了,别太狠了,我还打算托他给我要两张演唱会门票呢。”

  蔡昆邪气的看着陈凡说道:“放心,我这些兄弟都知道分寸的,懂得打人什么部位最疼,但又不伤及内脏和性命,不过折个胳膊断个腿这可就说不准了。”

  范倩倩恭维道:“昆哥就是厉害。”

  蔡昆咧嘴笑道:“弟兄们,只要打不死就往死里打。”

  瞬间蔡昆所有的手下都朝陈凡围靠了过来,眼看着这些钢管棒球棍就要往自己的身上招呼时。

  突然听见一阵紧急刹车和鸣笛的声音。

  刺耳的鸣笛声让这些都停住了动手,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鸣笛声给吸引走了。

  只见七八辆面包车直接将小吃店给包围了,领头下车的并不是万军,而是万军手下的一员猛将黄仁。

  陈凡不太认得这人,不过黄仁可认得陈凡。

  黄仁带着小弟下车之后,便立即蜂拥而来。

  看到这些人已经建成陈凡给包围了,黄仁当即从餐桌上抽起一个酒瓶子就朝围在陈凡面前的小混混头上砸去,怒声道。

  “都他妈的给我住手,我看他妈谁今天敢动手一个试试。”

  被砸啤酒瓶的那人登时就头破血流了,捂着自己的脑门赶紧退到一边。

  蔡昆手下其他人看到对方声势浩大也赶紧纷纷住手,躲避开来。

  “我干,你们听谁的,我让你们打。”蔡昆骂了一声。

  但依旧没人敢动手。

  蔡昆看到门口有人进来,还没看清是谁,心说在自己的地盘上教训个学生,这他妈是谁啊,过来多管闲事。

  此时门口的人走近,蔡昆一看来的是黄仁,原本阴狠的脸色随即一变,哑然失笑叫了一声:“仁哥……”

  原本蔡昆有几个血气方刚蠢蠢欲动的小弟,还准备跟对方拼了,但一听到连蔡昆都已经放低姿态了,这些小弟哪里还敢动手,赶紧将手里的钢管和棒球棍都收了起来。

  顾力虽然不认识来人是谁,他还真没想到在临海市还有能让蔡昆称呼一声哥的人。

  范倩倩从蔡昆的态度也看得出来,刚刚蔡昆叫的那一声仁哥,可不是嘲讽或者恭维,而是忌惮。

  要是放在以前,蔡昆的实力跟万军互相抗衡的时候,蔡昆懒得搭理黄仁。

  但今时不同往日了,不仅孙虎的势力被万军吞并了,就算他蔡昆的大半江山也没了,如今也就只能占据财经大学这方圆一片,苟延残喘罢了。

  不过蔡昆懂得审时度势,他知道自己得蛰伏一段时日,风水轮流转,总有自己东山再起的一天。

  所以哪怕往日万军身边的一个小弟,如今到自己的地盘都敢大声说话,他蔡昆也能忍下喊黄仁一声仁哥。

  毕竟勾践卧薪尝胆也得十年,自己这算得了什么。

  蔡昆当即就换上了一张笑脸,对黄仁说道:“仁哥来了也不提前跟我说一声,今天到这里来有事吗?这小吃店容不下仁哥您这尊大佛,要不咱们换一个地方说话?”

  “你配跟我说话吗?你蔡昆现在是什么人物,你自己该拿捏清楚。”黄仁看都不看蔡昆一眼。

  顾力当时就不乐意了,心说伸手不打笑脸人,这么不给蔡昆面子,忍不住说道。

  “你谁啊你,这么跟我昆哥说话。”

  蔡昆听到顾力替他出头,生怕给自己惹麻烦,瞪了顾力一眼,呵斥他别乱说话。

  顾力没想到自己替蔡昆说话,可是蔡昆竟然不领情,不由得感到有点委屈。

  顾力的几个小弟,虽然也不服气,但似乎还在观察目前的局势不敢多说话。

  蔡昆微微躬身,再次放低自己的姿态,继续赔着笑脸对黄仁说道。

  “我是不配跟仁哥说话,也不知道仁哥今天过来为的是什么?是我的人哪儿惹到您了吗?如果是这事,您何必搞这么大的阵仗还亲自跑一趟,您跟我说一句不就得了,我自会教训我手底下的人,直到您仁哥满意为止。”

  看到蔡昆这低声下气的样子,在场的只要长了眼睛都能看得出来,黄仁的地位比蔡昆还要高。

  不然蔡昆也没必要舔着一张老脸在这里赔笑了。

  随后黄仁直接拿起手边的啤酒瓶砸在蔡昆的脚边。

  啪嚓一声,众人的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蔡昆都已经如此低姿态了,对方竟然还这么不依不饶,这真是一点都没把蔡昆放在眼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