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首页 > 历史小说 > 战国赵为帝 > 第228章 神师,火牛阵(4K章节,万更完毕求订阅)

战国赵为帝 第228章 神师,火牛阵(4K章节,万更完毕求订阅)

  廉颇和赵奢两人两马,在赵军大营辕门之前,注视着远处那一队从即墨城之中行来的马车,目光都有些古怪。

  廉颇摸着下巴因为好久没有打理而显得乱糟糟的胡须,目露思索道:“赵奢啊,你说这齐国人想要干什么?”

  赵奢眯着眼睛思考了半天,有些不确定的说道:“或许……齐国人是想要投降?”

  廉颇先是一愣,随后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投降?你这个人说话真有意思!齐国人都已经死守了那么多天,眼看咱们一天比一天要更加难打,齐国人居然还会在这个时候选择投降?”

  廉颇觉得赵奢说的这个笑话是真的很好笑。

  半个时辰后。

  “齐国人真要投降???”廉颇惊讶的叫声几乎要贯穿帅帐之中每一个人的耳膜。

  此刻的帅帐之中,乐毅目光平静,伸手一指地面上整整齐齐摆放着的五个大箱子:“你等知道这里面是什么东西吗?”

  廉颇和赵奢同时摇头。

  乐毅一脚踢开了箱子虚掩着的箱盖,顿时,一阵珠光宝气迎面而来,让廉颇和赵奢整张脸庞都亮了起来。

  廉颇瞪大了眼睛,吃惊无比的看着面前这一大堆的金银珠宝:“这……”

  乐毅脚步不停,一脚又一脚的将所有的箱盖踢开。

  黄澄澄金灿灿的黄金,碧绿色的翡翠,洁白如雪的玉,更有那数量密密麻麻数之不尽的齐国刀化币……

  因为门帘紧闭而显得有些阴暗的帅帐,这一刻似乎都要被彻底照亮了。

  乐毅脸色平静的说道:“这就是齐国人送来的诚意。按照他们的说法,即墨将于明日开门投降。他们愿意将所有的钱财都送上,只要能够成为大赵的臣子,并且大赵不用掳掠他们的姬妾。”

  说这句话的时候,乐毅的嘴角还带着淡淡的笑意,看起来多少显得有些嘲讽。

  这一天,赵军没有攻城。

  这也是自从赵军正式围城以来,整个即墨战场之中最为平静的一天。

  即墨城之中十分的热闹。

  之所以热闹,是因为今日即墨大夫周忠和即墨将军田单联合宣布,将宰杀城中牲畜祭天,向泰一神进行祷告,希望神祗能够保佑大齐和大齐的新王,让大齐能够转危为安。

  这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一点在于……今天每一个人都能吃饱饭,每一位上阵厮杀的士兵都能有肉吃。

  自从赵军围城以来,饥饿就一直伴随着城池之中绝大部分的民众。没有人知道这一次的围城会持续多久,为了保险起见,除了那些直接上城墙作战的人,剩余的人都只是维持着一天一顿的最低配给。

  所以,当小麦饭的香味和炖肉的味道在空气之中飘荡,当饥肠辘辘的胃终于能够难得的塞满食物的时候,即墨城的人们心中对于即墨守护神田单的信任自然就更上一层楼了。

  和之前的所有时候一样,田单并没有高高在上的和官员们聚餐,而是选择了来到了民众中间,和民众们一起吃饭。

  在这个时代十分普遍的就是分餐制,但这种通常都是体面人才会做的事情,对于大部分出身于中下层的民众来说,他们根本就不具备一人一餐桌再加上一套餐具这种奢侈的条件,大部分人就是捧着个碗就随便找个地方坐下,然后风卷残云的消灭掉所有的食物。

  和往常一样,田单一路过来得到了无数人的行礼致意和问好,而他也同样微笑着向着众人还礼,只不过,这一次的田单多了一个问题。

  每走到一个地方,田单就会在和众人打完招呼后,十分严肃的问上一个问题。

  “昨日泰一神托梦于吾,说有神师今日祭祀后降临,如今祭祀已毕,尔等之中究竟谁被神师附体,可报上名来。”

  众多将士和城中军民面面相觑。

  神师?

  当人们的知识不能够解释眼前的现状时,鬼神之说也就应运而生了。

  对于齐国、乃至是华夏诸侯的民众来说,像神师这种类似的以鬼神之力作为噱头的职业其实是屡见不鲜的,只不过大家平日里更经常接触的是巫医和祭司,这突然说什么从天而降的神师,确实不知道啊。

  田单倒是很有耐心,见到没有人回答之后就笑着挥了挥手然后离开,接着到下一个地方问这个问题。

  很快的,田单将军在寻找神师的消息就传遍了整个即墨城,成为了大家最新最热门的话题。

  一名正在啃着鸡爪子的齐军老卒闻言忍不住笑道:“神师?若是这神师真的存在,为何在陶邑、高唐、临淄之时不来,吾等之前守城之时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才来?”

  下一刻,这个单名一个“骨”的老卒顿时就遭到了周围人的齐声反驳。

  “骨,你莫要胡说,若是没有泰一神的庇佑,大齐如何能够称霸至今?你要是再说这些不敬之语,小心泰一神晚上便让人收了你这条老命!”

  “就是,神祗岂可轻易冒犯?”

  就连骨的上司,一位年轻的技击之士、现齐军百将也瞪了骨一眼,道:“好好的啃你的爪子,休得胡言。”

  骨哈哈一笑,露出一口大黄牙,咔嚓咔嚓,将手中那早就已经被啃得干干净净的鸡爪子慢慢全部塞入口中,咬碎咽下,心中却突然有了一个主意。

  过了大约两刻钟之后,田单带着几名亲卫走了过来,例行公事的微笑问候之后,田单果然又问出了那个神师的问题。

  这一次,这边的众人和之前碰到这个问题的人一样,要么沉默,要么摇头。

  就在田单也准备离去的时候,突然,有一个声音道:“不瞒将军,某昨夜的确感到身子有些异样,似乎是有个自称神师之声音在和某说话,不知那声音是否便是将军所说之神师?”

  田单脚步一顿,转过头来,正好看到一名刚刚啃完鸡爪、手上油腻腻身上脏兮兮的老卒站在那里笑吟吟的看着自己,脸上还带着几分促狭的笑意。

  下一刻,田单做了一个让所有人都出乎意料的动作。

  噗通一声,田单在这名老卒骨的面前跪了下来。

  “凡人田单,见过神师!”

  田单毕恭毕敬,朝着老卒骨行了三次五体投地的大礼。

  这下子,骨可是真的慌了。

  要知道这骨生来就是性格执拗,别人不想做的他偏偏要做,别人不想说的他偏偏要说,为此一张臭嘴也是得罪了不少人,所以大半辈子都过去了连个女人都没有只能够打光棍。

  今日也是因为刚才发牢骚的时候被同伴打压嘲笑,所以一时上头才故意跟田单抬杠一下,实际上哪里来的什么狗屁神师的声音?

  这假冒神灵,那可是大罪啊。

  骨下意识的伸手就想要去扶起田单,但是手刚刚要触碰到田单身体的时候又猛然想起自己刚刚啃完鸡爪子这手脏得不行,一下子顿住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好在这个时候田单已经行礼完毕,直接站了起来,朝着身边之人喝道:“还不快找马车来,请神师回府,让大夫和本将军一同拜见神师!”

  田单话音刚落,一辆马车顿时出现在街道上,朝着这边行驶过来。

  骨这下彻底慌了,忙道:“将军……”

  “神师!”田单打断了骨的话,十分亲热的抱了一下骨,然后正色道:“请上车!”

  这一刻,骨的脸色变得古怪之极,他稍微犹豫了一下,还是乖乖的跟随着田单上了马车。

  因为就在刚才田单抱过来的那一刻,在骨的耳边说了一句话“噤声,不然军法。”

  骨和田单很快上了马车,一同坐车朝着不远处的即墨大夫府而去,只留下一群齐军士兵们面面相觑。

  片刻之后,刚才那名喝斥过骨的百将忍不住问道:“那骨……真是神师?”

  没有人回答。

  过了一会,百将又忍不住说道:“吾……刚刚是不是把神师得罪了?”

  还是没有人回答。

  当天晚些时候,一个更加劲爆的消息传遍整座即墨城。

  在晚霞的照耀下,无数民众聚集在了一起,看着那位原名为骨,但如今已经被神师占据了身体的老者在祭坛之上狂放的抽搐和抖动着,然后听到了他声嘶力竭的吼出来的话。

  “天降神师,保佑即墨,明日决战,大齐必胜!”

  ……

  翌日。

  这一天,赵军没有攻城。

  正午时分,在号角声中,一队队的赵军将士在大营之外集合了起来,红旗四处招展,人潮汹涌,一望无际。

  赵军主将乐毅在众多赵国将军和无数赵军士兵的簇拥之下,立于一辆战车之上,静静的注视着面前的即墨城。

  按照约定,即墨城开门献城的时候已经到了。

  果然,片刻之后,即墨城的西门打开了。

  城门之中,一队队的齐军士兵涌了出来,开始在城外列阵。

  赵军并没有采取任何举动,本身齐军出城列队投降这个其实是很讲究的,表明了我兵力都拿出来了,城里肯定没有埋伏,你们收缴了我的人之后就可以直接进城去了。

  正是因为齐国人这个相当有诚意的举动,因此赵国人自然也要讲个风度,等到人家列队完毕再进行下一步。

  至于齐军会不会突然发动进攻,这种问题对于在场绝大部分的赵国将士来说都完全属于一个没必要思考的问题。

  开什么玩笑,就即墨里面这点兵力,齐军还敢主动出城和赵军野战,怕不是活腻了吧?

  片刻之后,果然有一名齐军骑士来到乐毅面前,行礼之后十分恭敬的说道:“请大将军先清点财物,稍后我军列队完毕之后,再战场投诚。”

  乐毅微微点了点头,道:“可。”

  很快的,一架架马车就从即墨城那边开出来了。

  似乎是为了证明自己的诚意,这些即墨城中的马车上一个个箱子的箱盖都是敞开的,就算是远远的都可以十分轻易的看到许多的财物,金银珠宝。

  这让赵军的将士们不免一阵骚动,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财帛动人心啊,大家拼了命的打仗,不就是为了把这些东西弄回家去吗?

  一时间,赵军阵型甚至都有些散乱,不少站在后排或者看不到的赵军士兵们各种抓耳挠腮心痒难耐,至于那些看得到的则更为不堪,盯着箱子里的金银珠宝就陷入了各种遐想。

  齐军的集结速度相当的慢,又是正午时分,虽然已经是深秋,但不少赵军士兵在太阳下晒久了,还是冒出了一身的热汗,甚至有人开始悄悄的坐在了地上,整个队列变得松松垮垮。

  乐毅似乎也有些不耐烦了,对着面前的齐军使者道:“怎么回事,这么久都没好?”

  那齐军使者赔笑道:“将军不要动怒,某这就回去看看,催促他们上前投诚,将军只管率大军在此等候便是。”

  乐毅哼了一声,道:“那还不快去!”

  齐军使者慌忙离去。

  果然,等到齐军使者回到即墨城外的齐军本阵之后,齐军的开始有了动作。

  一阵隆隆的鼓声突然响起。

  鼓声的响起先是让赵军的将领们愣了一下,随后脸色顿时变了。

  通常来说,鼓声在战场上只代表着一种信号,那就是——进攻!

  下一刻,齐军果然发动了进攻。

  让人惊讶的是齐军进攻的方式。

  只见一阵滚滚烟尘突然从即墨城的西门之中冲了出来。

  “这,这是……”众多赵军将士们脸色大变。

  在烟尘之中的这些动物,它们一个个的身上都是五彩斑斓,绘画着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图案,头顶还长着两只长角,每一支长角之上都绑着无比锋利的兵刃,在太阳底下闪闪发光,不仅如此,更有诸多火光闪耀,看上去一时间根本无法辨认出这是什么动物。

  “妖怪,妖怪啊!”突然有赵军将士叫了起来。

  此时,即墨城外,上万名齐军同时发出了惊天动地的喊杀声,跟随着这一群五彩斑斓的怪物,朝着赵军的阵地之中而来!

  猝不及防的赵军本阵,顿时就陷入了一片混乱之中。